去了一趟國際學生中心
為了要更改Visa上新的住址

坐在沙發上等待承辦人員
看著巴里島的壁畫以及東歐的街景出了神
我的周圍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風景
還有寫著百年好合的中國陶瓷掛畫
我坐在美國 坐在這個小鎮裡

HOW FAR CAN i REACH ?

看著壁畫我出了神
想著兩年前的夏天把小鎮當成新世界的心情
毎一個景色都令我珍惜
"充滿了美國鄉村氣息!"
我這樣想著而迫不及待的按著快門
我以為從這邊可以更接近"世界"
因為這裡無限延展的地平線

我的同學們來自堪薩斯 佛羅里達 底特律 加州
沒有一個人踏出過美國
這是一個小鎮
一個平靜生活的小鎮

然後我去了紐約 幾次
有跟東區一樣熱鬧的蘇活區
有可愛充滿藝術氣息的威廉堡
有彷彿另一個世界的畫廊區雀兒喜
這些第一次讓我神往不已的地方
發現就跟其他所有可以逛街的地方一樣
好玩 但是 不是我的地方
同時 也不是我想的那個"世界"

我想要的是看看人們生活的情況
在毎個地方 如果是一個悠閒的下午
大家會用如何不同的方法渡過
那是好奇 而不是想在哪裡生活的決心

睡覺 起床 買菜 吃飯 上課
任何美好的地方
都只適合短暫停留
而不適合 以上的任何一項
名為生活的功能

我的世界始終有一個很穩定的根本
是我台北的家人跟朋友
所以我可以安心的向前
尋找我所嚮往的那些風景

這樣的在這裡
是一個長途旅行
我這麼告訴自己
所以我必須繼續往下走
因為我想看的"世界"
只存在於旅行之中

smile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