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離鳳凰花開還有好一陣子
而且米國根本沒有蛇摸鳳凰花
只是前幾天突然想到這句話
跟畢業有關的一組字

昨天去送了機
我的雪城手帕交曉慧在矽谷找到工作
要去聖荷西展開新生活
即使在心裡演練過很多次離別的情況
真的要道別了
反而無言
我沒有像預期一樣的大哭
只是抱住她跟她說要賺大錢

辭不達義

很多的情緒纏繞
跟隨著我的補眠沉靜

今天早上是個好天氣
即使透過窗簾還是很陽光
我決定上個網之後要開始寫功課
看了一篇戀愛小說
看到在紐約唸書的女主角回台灣的片段
然後很突然的開始有點想家

春天
這裡的春天都會來的好突然
上個禮拜還有幾場大雪
今天突然就進入春天
雪融了
太陽毫不吝嗇的會開始多照幾個小時
這樣悠閒的時間
突然想起好多這邊重要的老朋友
傑西卡 我學姊席拉 小熊
還有總是分不開的曉慧

雖然想起來的其實是深夜在大賣場開電動車笑到肚子痛的畫面
其實覺得有點寂寞
曉慧是我來這邊的第一個好朋友 也是最好的朋友
我的腦子裡常常浮現一個畫面
就是跟大家一起出去吃飯的時候
我們兩個偷偷開無聊的玩笑 想餿主意的時候的樣子
或是跟她聊天到早上 一起聊著想家 或是亂講話

今天突然發覺了她的離開
應該說是感覺到 距離
總是在身邊的重要朋友
也離開了
我的米國生活突然沒有那摸篤定
突然開始不安

春天來了
我的朋友飛走了
鳳凰花要開了
我要畢業了.....

smile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